新中式研究院 宋涛文人雅集:听曲喝茶聊设计

搜狐焦点网 0 2016-03-18 09:57

  新中式研究院•宋涛文人雅集:席地而坐,听曲喝茶聊设计

  前言: 今年2月份,宋涛老师到北大听了一场关于唐宋茶美学的讲座,特别受启发,便提出了从宋代文人书房为出发点,聊聊当代设计的想法,于是爱“竹”的石大宇先生、爱“收藏”的刘传生先生、爱“漆艺”的钟声先生、爱“铜”的温浩先生、 “家天地”(Domus Tiandi)家具品牌创始人任小勇先生,新一代新锐设计师周宸宸,都一一响应,聚到了一起,席地而坐,听 曲喝茶聊设计。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让大家从下午三点一直到晚上八点,仍意犹未尽?

  雅集举办背景介绍

  搜狐焦点家居饶江宏:搭建一个共同探讨中国当代设计的平台——新中式研究院

  右一饶江宏

  搜狐家居作为互联网媒体,一直在观察,当下我们生活形态的一些变化,发现当下很多设计师都开始做和中国相关的设计。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来,多年在用西方体系做设计,但是最近这几年,很多设计师开始关注我们本土当下的生活状态,然后从传统中找灵感,出现了很多可以称之为中国的设计。同时,我们发现很多个体在做这样的创作设计,不少院校也在做这样的研究,我们希望搭建一个平台,把大家聚合在一起,共同探讨这件事情,这也是我们后来称之为新中式研究院的由来。

  荣麟家居董事长 戚麟

  新中式研究院,我们和荣麟家居戚麟一起创办,邀请了像宋涛老师这样的学者,还有其他设计师,同时和清华美院、中央美院、北工大,北京林业大学一起做课题研究。从设计领域出发,通过举行小型沙龙讨论,和设计师一起分享他们的创作实践和作品,后续我们还会有一系列的展览出版等,希望通过一系列的行为,能够对当下中国相关设计研究做一些采集汇总,也希望通过这种工作能够对未来的设计研究有所帮助,所以才有了今天宋涛老师主持的这一场沙龙讨论。

  谈论的基调:一个中国人的书斋文化,如何用当代生活、艺术、设计重新呈现出来。

  主持:宋涛 (自造社创办人、艺术家、策展人、设计师)

  今天我为什么提出书房的概念?上个月我们去北大,听了一场关于唐宋茶美学的讲座,特别受启发。中国传统文化到了一个复苏的时候,而这种复苏,更多是我们的美学跟生活方式的复苏,而不是具体一个家具复苏了。我们今天探讨话题,书房文化是中国独一无二,到了今天我们应该要有什么样的理想书房。

  见过很多书房,至今黄玄龙的书房,是最打动我的,他除了有最好的古代字画、古家具,同时他又把柯布西耶设计的经典沙发放在一起,是一种特别的审美。个人认为,审美对设计、艺术、生活方式都会起到关键的作用。

  黄玄龙的书房

  这是进门的玄关,我觉得这个特别能代表中国文人自己独有的审美,而且现在整个西方都在讲极简,中国人的这种极简,有自己的审美跟意境在里面,包括一个小的休息区、赏石、古家具,有机的组合在一起。

  一谈到书房,书斋文化,书房的摆件是最打动中国人的神经,你天天在使用它,跟人所有的行为举止有特别相近的关系。

  今天我是抛砖引玉,一个中国人的书斋文化,如何用当代生活、艺术、设计重新呈现出来,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石大宇:从传统材料“竹”来,探讨当代设计和工艺

  2007年,台湾文建会(现在的台湾文化部)下属国立工艺研究所想要恢复本土传统工艺,推出了工艺时尚Yii计划,我受邀担任创意总监。在当时列出的九大工艺中,只有一种属于台湾原住民,其他皆来自大陆。这些工艺中,我特别对竹、竹材、竹工艺有兴趣。于是我们做了很多田野调查,发现台湾竹产业正值没落,而竹是极佳的环保材料,就想要帮助它复兴。

  二十年的国际采买经验让我直觉知道西方人对竹材料会有兴趣,我就想要将竹材、竹工艺推向国际,使西方设计界关注到台湾乃至中国设计。但创意总监的身份让我不能裁判兼球员,亲自做设计,我就邀请我的好朋友,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德国工业设计师Konstantin Grcic,请他来执行设计。在此之前,Konstantin本人没有接触过竹材,对这种材料没有经验,拒绝受邀。我打消他的顾虑,告诉他我会给他有关竹材特性的所有资讯并负责与工匠吴铭安师傅做工艺沟通,和他一起完成设计。“43” 椅就这样被孕育出来。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竹材,用竹条去实现设计。

  “43” 椅

  “43”椅的优雅基因源自诞生于上个世纪20年代的悬臂椅(Cantilever chair)。在不同时代,每一把新的悬臂椅要有对应那个时代新的材料,我们欲用台湾孟宗竹去挑战难度最高的悬臂椅,难度之高,每一根竹条都是三个曲面的扭转。最后这张椅子获得成功。

  “43”取得国际公信力后,得到大家认同,接下来使我可以发展属于我们自己的设计。我就开始用我们自己的材料、对应我们的文化,从【椅 君子】开始做下来。

  椅 君子

  【椅 君子】外形源于汉字“君”,“竹”乃是中国传统文化君子的象征物。椅座部分是由竹条圈成的结构,形如“口”字,椅背则是“尹”的简化形式。即便不了解设计,也能从材料本身、设计形态上感受到中国的文化韵味。而这正是中式设计要义。竹条备料要经过3年方可使用。这张竹椅顺应竹条长纤维韧性与弹性,用简单几何图形勾勒出坐椅结构。椅坐由竹条圈成方圆框并列。坐面依竹材弹性带来舒适感。

  石大宇作品 椅 刚柔 透视图

  石大宇作品 椅 刚柔 正视图

  栲栳样是柳条或竹篾编的圆圈,又叫圈椅。所以用竹子做一张明式圈椅是顺理成章的。同时我坐过丹麦设计师的Y-Chair,认为不够舒适。我想用设计证明明式圈椅的思维在中国。同时改良明式圈椅。椅圈的大曲率的弧线涉及三度空间的扭转(正、反、侧弯),我们透过独特的技术应用,最后使竹条达至金属般不对称的延展性。要做这个圈很麻烦,竹条剖面都是长方形,横剖面是长方形,不能侧弯,除非是金属。但我以前受过训精工的训练,所以我对材料有理解。理解以后,就可以开始创新了,怎么创新才是最重要的。我选则中式家具做研究,同时也思考西方人怎样看待中式家具,以西方的理性精神去思考。

  石大宇作品 椅优弦摇椅

  石大宇作品 椅优弦摇椅四足版本

  椅优弦摇椅以中国开物观,环保永续制工法。在宋明四出头官帽椅的基因上,衍生出当代原创设计。采中国浙江6-8年生毛竹、生漆为料。顺竹长纤维特性,取直径5毫米正方剖面竹条,攻克长方形刨面竹条不可侧弯的极限,使竹条如金属般360度可塑。靠背设计给予脊椎健康支撑,舒适且提供健康坐姿。座面依竹之韧性,上软下硬,吻合人体曲线。测视,曲直相协,方中带圆。蓄势待发如飞鸟,简练具张力。

  编者按:石大宇,著名美籍华人设计师。石大宇钟情于竹与天然材质,致力发展根植于中华文化的设计观,将材料、工艺、精神内涵等合为一体,从当代对应环境保护、不忤逆大自然的传统工艺中汲取灵感,探索和解决现代人生活中的疑问和环保议题。凭借有影响力的设计推动工艺技术和科技的突破,在国际设计舞台上屡获大奖,使中华优质原创设计获得世界瞩目。

  刘传生:花费三年时间,只为了研制一把圈椅,希望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

  自2014年10月至2016年2月,我们研制了一把圈椅,这把圈椅的研制过程可谓漫长曲折,有付出有收获更有快乐。设计理念、审美取向的把握、多次的打样、反复的推敲、毫厘间的微调、形体的表现、气韵的映溢无一处不牵神动魄,一丝不苟,力求最佳。整个过程中与古人古器的对话,与马刚、林存真等老师的交流探讨都受益良多。同时更能让我们领悟到,古人在设计此椅的时候有一个脱俗超前的理念,今天看上去它仍然很超前很时尚,正是这种超前的设计追求形体美,气韵足却带来了制作过程中结构与力学上那种苛刻的高要求和考量。此椅的研制缘于跨越三个年头耗时一年之久,既是“传承”“创新”的成功案例也是学术课题的具体践行,故马未都老师特为这把椅子题字。

  通过这把椅子,我就想说明三个问题: 第一个,我们的老祖先,无论是在驾驭材质、设计理念、服务于人类的生活,还是精神文化的寄托,其实已经做的非常丰满,古人的智慧结晶和古代家具的厚重文化是我们吸取营养的宝库。

  第二个,我们现在还在学习,在传承的基础上要创新,要有自己的东西出来,我想这一点也是在座的应该走的路。

  第三个,无论从实用、审美还是文化的承载等方面,只要是经典的能够传世的作品,绝对不单单是匠人而为,所以在依托匠人技术技能的前提下文人、设计师是创造引领家具时尚的关键人物。

  圈椅

  编者按:刘传生,万乾堂古典家具博物馆创始人,北京市收藏家协会理事,古典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央美术学院客座/课程教授。收藏与研究中国古典家具至今已近三十年,对硬木家具,漆木家具,及大漆家具的鉴赏与研究颇有深度,并于2013年出版了《大漆家具》一书,填补了古典家具研究领域的空白。

  任小勇:采用意大利生产线打造 “家天地”(Domus Tiandi)

  这是我们品牌的VI的出处,最早我跟周宸宸和一些室内设计的朋友探讨家“tian di”的属性,现在中国兴起的品牌太多了,注册一个名字相对不容易,基本说有些雷同。中国的文人劲是不是很足,我就想不要一个汉字设计,就是一个汉语拼音,这是家tian di的出处。tian di这个品牌,文人的气质有很多种,相对比较着实浑厚的调子。

  我们当时有个任务,为万科完成博物馆的家具城。这是万科馆的建设设计灵感,是从这幅画找建筑灵感做设计。

  我们配合这个建筑设计也找了一些素材,先是从调性,有中国当代水墨,宋画。最后跟万科团队选了张大千的金碧山水做一个衍生,我们认为这个调子适合在世博上,因为世博代表比较进取,比较时尚。

  这是我们整个在意大利的生产线,1700多公里。当初时间比较紧,我们同样一把椅子分别由三个工厂做,也是一个供应商的筛选模式。

  Tiandi

  编者按:任小勇,“家天地”(Domus Tiandi)家具品牌创始人,自称不是一个设计师,充其量是一个设计和家具业务爱好者。他说,自己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品牌和商业策划,不是一个真正的主创设计师,目前在经营多个家具品牌。

  钟声:以漆为主,从一个器皿作为点,再推出一个家具,一个空间

  这个作品断断续续做了一年多,很多人在问我,你做这个东西怎么这么长时间?我也在反思,有几个想法:第一,好的东西是靠时间堆砌出来的,大漆器物更是如此;第二,大漆器物的制作过程比较复杂,做成一件器物也收到很多客观因素影响,最核心的问题是器物的造型,以及大漆材料中水分如何蒸发、器物不变形。今天参加宋老师主持的雅集,他说的是宋人书房概念,在我的心中,对宋代的东西是向往的,但是我不能说拿一个老的物件就说这是对宋代的理解。

  钟声漆艺作品

  从去年开始到今天,我不断在反思,一个物放到什么样的空间,能把它烘托出来形成我要的和我心中想要的?我从一个点去推,可能大家看到这些东西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一个点,我可能根据这个点再推一个空间,我已经在做,只是有些家具不成熟。这些东西到日后要组成一个空间,我可能跟其他的设计师干的事不一样,他们可能从一个宏观角度思考,而我是从桌面上的杯子,要推出杯子下面是什么,杯子后面的家具是什么,它配什么样的空间,多少平米,墙上是挂什么,它的配饰到底是什么。从我的出发点,它可能都是以漆为主,是我一直走到今天致力于研究的方向。中国古人对物或者对一个事情的态度,所谓工匠精神、文人精神,是一个综合的才能。我们跟工匠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你有想法,又能把你的想法变成现实,而且尺度是你自己来控制。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不一样,我从大学到出国留学到今天做的事,实际上跟传统关系比较密切有几个关键点的对我影响最大,那就是物的尺寸,手感,审美,所以当看多了传统的东西,会发现这里面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或者以前从来没发现的一些设计里边缺失的东西。

  中国古人对物或者对一个事情的态度,所谓工匠精神、文人精神,是一个综合的才能。我们跟工匠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你有想法,又能把你的想法变成现实,而且尺度是你自己来控制。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不一样,我从大学到出国留学到今天做的事,实际上跟传统关系比较密切有几个关键点的对我影响最大,那就是物的尺寸,手感,审美,所以当看多了传统的东西,会发现这里面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或者以前从来没发现的一些设计里边缺失的东西。

  可能每个人对宋代中国古人的书房、家具,对漆的理解是点状的,但是组合成空间的时候,就是一套系统,这套系统是我们今天当下人对中国古代精神性的一种敬畏、一种提炼,一种向往,但是我们不能回到过去,只能说在我们当下怎么去认知中国古人的精神世界,演绎成我们当下的精神世界。

  编者按:钟声,当代漆艺术家,现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工艺美术系系主任。致力于漆艺术创作与研究,以及大漆工艺在瓷器文物修复中的运用。

  温浩:经典设计是个必然的,不是偶然的

  

  2011年我设计了高尚工造的第一件家具作品:夫子椅。草图画好了,一闭眼睛想象,便知道它会成为一个经典设计作品,因为它是我的心象,是我多年对世界的敬畏,在山间林下扶摇冥想,聆听自己的声音,不亦乐乎……。夫子椅与我,不止是一把椅子,是情怀和精神,没有束缚。经典设计是结果,不是方法。经典设计,是一个人的阅历与思想真实呈现,不必刻意追求,它是自然沉淀出来的。

  只要能成为经典的设计作品一定是凝聚了精神的,如石大宇老师的作品本质表现的并不是竹材特性,而是石老师的个人精神,竹材只是吻合表达他精神的载体而已。经典设计是必然,不是偶然,没有捷径。

  家具只是我们一个表达语言,重要的是它背后的文化思想和生活美学。家具本身是一个器物,家具背后呈现的文化内容是我们追求的最大价值。所以,2015年9月我与梁建国、刘峰、温淼四个人从四个纬度围绕着“仙·之”主题,表达了我们对中国当代生活文化“和而不同”的理解。但我发现两个六零后与一个七零后、一个八零后对审美的要求竟然如此一致,这说明,中国文化的力量早已渗透在我们每个人的神经系统中,每个人都能折射出不同的光彩。

  “仙·之”主题展览现场

  但是,审美是个人体验。我在大学里教学三十年,觉得审美是最难教的东西,也教不了。审美是个人态度,没有一个强硬的标准去统一要求。

  说一下设计与艺术,我从小到大学的是艺术,年青时只有一个梦想:做艺术家,看不起设计。但是命运却让我今天从事设计,也教设计。设计与我是什么?就是基于个人体验下产生的结果,是个人感受的表达。在我看来,设计家与艺术家的思维与行为方式并无本质区别,都是基于个人体验和文化的创造。我们体验的结果是什么,我们分享给别人的体验也是什么,设计和艺术都是诚实的,在我心设计与艺术无界,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答案。

  温浩作品

  最后说一下个人风格。一个艺术家、设计家或一个品牌最后都会在风格上确立价值。我从小很清楚的知道一条:画匠与艺术家的区别是艺术家有灵魂与风格。当一个品牌和一个设计师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你将不会成功,因为你没有被人拥有的理由。所以,家具是我的画笔,铜材是我的画纸,心象是我画的内容。

  编者按:温浩,广州美术学院家具研究院院长、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他是昔日的家具文化经营领先者,今日的家具原创设计领军者。早在1996年,温浩便在广州成立了自己的家具商业品牌“高尚”,十五年后,即20011年温浩推出自己的原创设计品牌——“高尚工造”,2013年他推出了“先生活”独立设计师品牌。温浩实现从商业品牌到自主品牌的成功转型,也实现了一个老师到著名设计师的成功跨越,成为中国家具设计界的代表人物。

  周宸宸:事物之所以可以传承,其必然要与时代相映

  当经济发展慢下来的时候,文化自然会复兴。其实这句话里面有非常非常多的含义在。设计其实是来自于生活,那生活是被什么决定的?生活跟我们的社会形态,经济关系,甚至跟政治、国家的形态都息息相关。这些反而会非常直接的影响我们。我觉得经济慢下来,才会有更多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和纬度思考文化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虽然我们是以这样的面貌去做设计,但其实我们也在仔细的研究中国传统文化。

  传统的中式家具,它当时存在于社会当中的原因是什么,当时的社会形态是什么,中国的中式家具椅子就不是用来让人舒服的坐,它是让你正经危坐。它的功效和当时的社会结构有关,因为封建主义不光光是家具设计,人们生活的万物都是自上而下,清代家具并不是我们最推崇的家具,因为清代已经是到达一个封建主义的末端,它是一个外来民族,我个人认为它形成了非常多的畸形审美,这个畸形的审美是被告示给大众,这个是美的,大眼泡金鱼畸形变异的是美的,裹小脚这个是美的,但是它在这个社会形态下这些家具存在是合理的。所以如果这一系列的文化和家具再有传承创新,支撑它的我觉得不是某一两个人,不是某一个设计师,支撑它的应该是整个社会结构,社会结构才能真正支撑它不随个人意志转移,而且能够稳定存在的一个形态。每个人都在寻找跟社会结构的平衡。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周宸宸作品

  今天的话题是文人生活。我觉得文人生活不是狭义的,不是那个朝代的,不是那种方式。文人生活是一个精神生活,就像绅士精神一样,它在每个年代都要有这样的状态,有可能文人生活在当代就是现在的小清新,就像你刚才举的那把椅子,有可能在当代它就是一个不管不顾的设计,我们今天能够留存下来。只要是你的精神跟广义的文人生活状态、调性是匹配的,广义的文人生活对于我来讲是智慧,是优雅,是有涵养。

  编者按:周宸宸是一位复合型设计师,他专注于家具设计及产业链条的整合,力图寻找东西方通用语言下的设计平衡点。他擅长将优雅的造型与顶尖技术工艺,完美统一于家具作品之中。在现代简约风格的大背景下,他的设计总是呈现出不凡的品质感。

  结束语:宋涛老师的雅集活动,并没有对外宣传,但是还要吸引了不少设计师、画家等热爱中国传统文化人士的到来,让面积本来就不大的诚斋,立马显得有些拥挤,大家席地而坐,整整四个小时,从石大宇先生的“竹”、刘传生的“圈椅”、钟声的“漆”……让大家意犹未尽。不过,未来类似的雅集活动,我们还将继续举办,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到新中式的设计,关注到当代设计的发展。

点击查看全部文章
×

10秒填写,免费获取三套设计方案

10秒发布需求,找到专属设计方案
立即
预约

省钱又省心,帮您甄选装修公司

比价格比服务比设计

预约即为您推荐三家装修公司提供免费设计

1.在线填表预约    2.狐管家致电与您沟通    3.设计师免费上门量房,提供设计方案
说点什么吧 0条评论
0/400
+
添加图片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