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十几万跟数百万虫子睡一起,你哪里来的勇气?

每日家居新闻 0 2016-08-22 15:24

  如今国内的家居市场充斥着外国品牌,而这些品牌大多都是本土的贴牌产品。先不说质量好坏,光是挂个外国品牌的噱头,价格就高得吓人。而这种暴利在床垫行业尤其吓人,其价格可以高达十万、二十万。最后买回家一看,往往是代工厂生产:made in China 。而高昂的售价也往往让人咂舌,白菜卖成白粉价。

  一个床垫的价值可以媲美一辆性能不错的汽车,虽然我们不得不承认,其床垫在工艺及结构上,确实有创新科技。但一个床垫卖到十几万的价格,也太过吓人!整个床垫行业的制造成本毎张不超过5000元,他们凭什么敢卖几万甚至几十万?

  谈起整个床垫行业的暴利与混乱,福莱哥勒在中国唯一合作机构新聚科技董事长朱国强,发出来自心底的不解和愤懑。

  花大价钱买床垫 却与百万虫子同床共枕

  “就算都用最好的东西,其成本也不会超过5000块!”对家居行业十分了解的朱国强,深知床垫行业的成本价。

  这其中还不乏充斥着黑心棉、回收棉的床垫。曾有媒体就床垫问题随机探访过多家住户,看似漂亮厚实的床垫,剪开后却是虫卵、细菌的堆积地。

  看不到内部结构的消费者,可能就躺在一堆虫子中间,每晚与之一同入眠。这听起来骇人听闻,却屡屡发生。

  

  不仅如此,很多床垫为透气性好,会设计一些呼吸孔,这看似贴心的设计,也有一大弊病。很多人容易出汗,汗液下滴进入到床垫中。而床垫因空间流通不够,需要长时间才能蒸发晾干。这就会导致,当另一个人躺在床上时,因热量蒸发,别人的汗液以及一些污垢,就会随着蒸发进入到你的体内。试想一下,你躺在酒店的床上,吸取着上一个人的汗液,而你还不知道他是谁,也无能为力,因为你总不能不睡觉或者不躺在床垫上。“福莱哥勒有款床垫,它的创新就是不会向上蒸发,而是直接下沉。”朱国强称。

  很多人其实并不懂床垫,甚至并不看重床垫,觉得床垫只是为了让我们躺得更加舒服,而在挑选床垫时只是看重外观,以及软硬度。有些人甚至一味相信贵的就是好的。在听导购介绍后,花数万元买一张被吹得天花乱坠、有神奇功效的床垫。而这种重金的床垫,到底有没有功效,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些人其实睡在了人民币上。

  质量好价格低,吃瓜群众不信好东西

  福莱哥勒作为全世界顶级的产品,质量自不必说。可福莱哥勒在中国的价钱却低于众多所为大牌,这让很多消费者感到不解。中国有句老话,“一分价钱一分货”,如果货真的这么好,还低于市场大多数价格,一般人觉得肯定又是忽悠和炒作。

  朱国强称中国有一个很怪的现象,老百姓生病买药不找专业医生,而是看广告买药,销费者买产品也是看广告多少?这样就造成在媒体广告驱动下,厂家只要敢砸钱无论产品怎样,广告都成了销售产品的致胜法宝,从而就导致了连部队医院也能挂牌私人承包,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百度竟拍广告出现魏刚西事件也就不奇怪了。

  其实,福莱哥勒的价格就成本来讲并不算低,毕竟进口产品的关税不低。可相比其它床垫的十几二十倍暴利来讲,福莱哥勒的性价比很高。而这一方面得益于新聚科技的商业模式;一方面得益于福莱哥勒大中华区CEO朱妮妮和父亲朱国强的想法。

  

  新聚科技董事长朱国强

  初见这父女俩,可能就会被他们之间融洽的气氛所感染。在他们身上,很容易感受到“女儿是父亲上辈子小情人”这句话。你可以从他们谈话中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他们对家庭的热爱以及满足感,而那种对亲情家庭的幸福感,也在无形中散发。

  对德国十分熟悉的朱妮妮,对德国的品质也有着不一样的情怀。“你在欧洲从意大利经德国,瑞士至法国全程公路,不会看到任何广告牌。”在朱妮妮的印象中,德国的产品更具有工匠精神,他们不会靠广告来扩大营销,因为他们相信好的东西会被用户所青睐。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福莱哥勒在德国本土原产地制造而言占到了60%的市场份额。从1932年开始,凭借好的品质与完美的工艺,福莱哥勒传承了84年,成为当今世界顶尖的家居品牌。

  德国工匠精神,做的不是产品而是生活

  受女儿的影响,多年往来于德国与中国之间的朱国强也被德国整个的工业氛围所感染。一丝不苟的细节运作,一尘不染的全智能机械流程,给了在家具行业摸爬混打了大半辈子,见惯了中国或脏乱或简陋生产车间的朱国强强烈的震撼感。

  而跟福莱哥勒的交涉,更是让朱国强对德国人的工匠精神有了深刻的印象。朱国强回忆,当他第一次跟福莱哥勒的人交涉时,他习惯性的问了一句“有环保标志吗”?话一出口,对方就愣住了。他以为对方没听清,便再次重复。

  后来才知道,对方是被他的问题震惊到了。在德国,环保标志就是标配,是一个最低的底线。可以说如果连环保都不符合,那还做什么产品?可在我们的观念中,符合环保便成了一个附加价值,甚至是一个极具话题的卖点。

  

  福莱哥勒大中华区CEO朱妮妮

  而打动朱国强父女的不仅是福莱哥勒的品质,还有它的功能性。福莱哥勒有着自己特有的专利,有着添加了银离子不会生螨的床垫,而床垫中的创新脊椎设计,还会随着身体的关节,变换支撑点,来给身体关节最好的保护,让身体放松,从而达到充分的深度睡眠。

  “我怀孕的时候,每次睡觉起来身体都特别酸痛,那时我就让爸爸帮我找个舒服点的床垫。”后来换了新的床垫,整个酸痛都得到了缓解。朱妮妮称自己虽然对家居十分热爱,但远不如父亲对整个行业的了解。正是如此,朱妮妮的感受更像是一个平常的消费者。

  她明白了什么才是消费者真正的需要,而正是通过了自己对床垫不同的体验,也让朱妮妮深刻感受到,这个陪伴我们生命中三分之一的物品,也有着不同的学问,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睡觉工具。就这样,怀着对家庭的眷恋以及对好东西的执念,让更多的消费者能有更科学、更环保、更健康的睡眠,朱妮妮想通过自己多年在欧洲留学的经验,来重新审视这份更有意义的工作。

  去除层层暴利环节,让天价去见鬼!

  作为真正的原装进口品牌,跟其它贴牌的“假洋货”不同,福莱哥勒的床垫中间都可以拉开,可以让消费者充分看到里面的结构与面料,也不用担心是不是黑心棉、废材料。

  在家居行业,所有进口的床垫都要经过层层加价。先不说从原产地到经销商手中,价格要经过多层加价,其中光是代理就要加几倍以上。本来床垫就是低耗品,商家往往秉着卖一张、活半个月的想法,可想而知床垫的暴利。

  在朱国强看来,之所以一张床垫能卖上天价,就是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消费者根本不知道它的成本是多少。而如今互联网的大力发展,也让朱国强看到未来的信息更加对称、越来越透明的消费趋势。为此,福莱哥勒的售卖也体现了“互联网+”,去除中间的环节加价;而没有冗长的加价环节,价格自然就降下来了。

  

  可以说,看似一张普通的床垫,其实体现的是“互联网+”与“工业4.0”精神的融合。

  而作为福莱哥勒战略合作伙伴的新聚科技,在除去成本外,将一部分利益让渡给了物流、配送环节;另一部分,则直接给了渠道销售人员,而这些人员并不推销,只是向消费者展示一个购买渠道,更多的信息将通过企业服务号让客户了解,至于你买不买,全靠自己来决定。

  朱国强对产品有绝对的信心,好东西大家都能感觉出来。同样的价钱,你肯定更愿意买一个真品牌、好品质的床垫,这也不需要导购来推销和帮你选择。而支撑他这些想法的初衷,就是让消费者用到真正的好东西。这既是一个商人的良心,也是一种爱的体现。

点击查看全部文章
×
说点什么吧 0条评论
0/400
+
添加图片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