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从事平面设计,就一直喜欢收藏一些民间日常旧物,尤爱明式家具,及至后来从事家具设计,累年收藏而潜移默化地被累积与熏陶的情怀自然散发,无不影响我今天的设计与审美。总结自身体会,我常建议一些意欲投身设计的学生,除了学习基本的设计技巧与理论外,也应当寻找自己喜欢的日杂项目与收藏进行研究与学习。在设计之外,种下各样文化的种子,萌芽期可长可短。甚至或有长不成的例子。但,在未来的设计路上,总有你意想不到的收获。当今我们处在一个多元文化融汇而成的社会,很多领域的界线都被打破,趋于模糊。进行设计之外的探讨,我更想说一说作为设计文化的自我认知。我总觉得,设计师决不能对自己的所谓风格和设计语言下一个定义来划分自己。创作者本来就没有界定自己的作品的义务。这是评论家,营销专家做的,是别人的工作,与设计师无关。当然,别人下定义的时候也未必征求我的意见。显然,我也不必为这个定义负上什么责任,这种所谓风格的界定,就正如当今的菜系一样,也是模糊的。我们只能做些自己喜欢的设计。当中或许会基于我对客户需求的理解,同时亦含有艺术与设计的成分。所以,出来的作品怎样界定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能否对人们的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并存留于世,继而累积成文化的一部分,这点反而很重要。

多元文化的时代背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身为创作人,当然也需要投入到多元的文化角色中进行自我的滋养。创作「阅梨」前去了一趟日本,对于日本设计师角色的多元性很是惊讶,从平面设计师到建筑师。由艺术创作到文字撰写,由家具设计师到美食家......对于从小就被要求专心、专注,长大成为专家的教育背景下长大的我来看。这种多工种切换的模式着实有些不可思议。再看今天日本在世界设计领域所取得的地位,你会马上明白,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设计师,都不能单靠一门技艺谋生,只有在跨界文化中不断寻求狭窄的生存空间,你才能谋到一个多元文化之下的立足之地。这或许就是当代设计的一个特质。当然,面临一个多元的世界,如果没有头绪,找不出宗源的话,总有“杂”的嫌疑。作为一名生于斯的中国人,立足于中华文明的思考才能找出我们创意的本源。当然,将中国文化传统与现代设计语言有机结合一直是众多设计大咖的使命,也是本人一直探求的课题。平常的学习与生活,大家都会把中国的儒、释、道挂在嘴边,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吉祥纹饰随手就用,但甚少有深刻的理解与精准的提炼。当然,要将传统文化融汇进当代的设计并形成自己的语言,须考虑很多问题。如:怎样进行融合?融合的本意是什么?融合后会创造出新的意义吗?设计师对传统文化的消化再重组时是否考虑对传统文化有足够的尊重?面对这一切的问题,我想谁都不会有标准的答案,只有多去尝试,大胆的尝试才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麦子作为一个空间设计师,最大的乐趣就是陪着他的客户去选家具。通过选家具去窥探客户的生活趣味和审美品位。随着生活阅历的累积,麦子发现越来越难看到自己满意的家具,这就催生了麦子去设计阅梨这个品牌。

免责声明 - 电子邮件realhomehouse@sohu.com - 爱家热线:400-099-0099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144 京ICP证03036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