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琚宾主题演讲《中界观》(视频+组图)

搜狐焦点网 0 2014-06-12 09:35

  < height="515" width="640"> < wmode="Transparent" allowfullscreen="true" allowaccess="always" quality="high" src="http://share.vrs.sohu.com/my/v.swf&topBar=1&id=70411535&autoplay=false&xuid=598c2878e98f4dff&from=page"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height="515" width="640" />

琚宾主题演讲《中界观》

  【导语】:68日,琚宾带着自己年度力作《中界观》至杭州开讲,整个主题讲座持续两个半小时,分享公司管理流程,解读经典代表作品案例,阐释“中界观”设计理念,讲述室内设计理论体系,文化概念与设计精神如何融合,如何理解设计思维的复杂性.........全程“干货”,精彩连连,亮点不断!

  面向传统文化,我们怎么设计文化传统,在面向当代文化,我们怎么设计这个空间。实际上我们公司未来是希望做一些尝试,做一些公司已有状态的突破。这个理解就相当于一个汽车制造商想做一个概念车的道理一样,希望有一些成长。所以我们在北京的燕莎店给哲品做了一个展厅,这个展厅628日就开业投入使用。所以我在里面用了一些手法我认为叫“朦胧”,材料用一些树脂的材料,是对材料应用的一些探索,希望能够突破我们公司自己已有的设计的程序。

HSD水平线空间设计创意总监琚宾

  我刚刚给大家讲了三个问题,第一个我们面向传统,第二个我们面向当代,第三个我们面向未来,我认为这三个从我个人设计的理解来讲,我认为我们都会碰到这三个问题,而且这三个层面一直会在我们脑子里面思考。当我们拿起笔去做方案的时候,业主跟我们提要求,我们都会去思考。所以我把这三个方面的思考定位中界观,这里面包含这三个方面。

  “中”字里面有一点很重要——守中,守中意味着我们不会偏离,意味着我们会定,定就意味者我们会静,静我们就可以观,观我们就可以直指本质。我们设计师的眼睛不是去看事物,我们是去观,看是事物的表象,是老百姓都会去看事物,但是设计师要懂得去观事物,观是要直指本性的,直指事情的本质。所以设计师要养成一个观事物的方式。但是观事物需要以不变应万变的呆在那里,只有静,静了就要不动,就要守中,这是我理解的“中”。中还有一个中庸,我认为这个中是一定要读一下的,不同的年龄去读的时候体会都不一样,我认为他对我们不仅仅是对设计人有帮助。

琚宾分享作品

  设计师每天都要面对业主给我们的要求,说做一个中式,做一个地中海风格,或者做一个现代风格,这些要求都在我们脑子里面,会让我们变成什么,我现在给你做一个这个风格的可以吗?实际上当你的语言结构里面有了风格的时候,你已经离设计很远了。没有风格的风格就是你自己,为什么要风格呢?风格这个词语已经是过去式了,学院的教授来签定的时候给的一句话,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你自己。所以我说我们要守住那个我,中间的这个我是不动的,只有你不动,你才能观清你身边所有的状态,或者是我们所有所谓的目前设计的思考。实际上我们公司的标志是和这个有关系的,一个原点会有很多同仁在一起工作,大家会形成一个水平,包括我们的团队,现在北京和深圳的团队。

琚宾分享项目管理要点

  “界”,是界面,边界和界线,一个是有形的界,一个是无形的界。实际上我们人所能看到的,我们的眼睛所能看到的事物才有多少。当我们借助工具,比如说我们离开我们现在地球表面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或者是我们借助显微镜到一个微观的世界里面能够看到什么,实际上我们的眼睛只能看到很少很少的界面。我讲的界是用我们自己的眼睛能看到界,比如说这个房子和这个房子之间有边界。那么我们在做平面方案的时候有一个界面,这个是有形的界。还有一个无形的界在我们心里面,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在做设计的时候我们要让自己突破自己已知的知识,就是你自己所能掌握知识的边界,你才会更有能量,这个能量会变成一个温床滋养你,会滋养你的灵感。

琚宾分享项目管理流程

  虚和实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关系,有和无的关系都是属于我们在用界来界定的时候可以看到的。在老子的81篇的文章里有一篇和我们有非常大的关系,所以我拿出来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解释。他在讲“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就是说车有车轮,这个车轮子的中间是空的才可以用,这个空是界定出来的。“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器物因为中间是空的它才可以用。实际上这就是一个辨证关系,我们不光要关注我们能看到的瓶子本身,我们更关注瓶子所界定出的里面的空,里面的没有。里面的没有是靠什么来做的呢?是靠边界来界定的。“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我们的房子是因为里面有空的,我们才可以用,因为里面是空,为什么是空,是因为我们的边界把它界定出来之后里面的空间。

琚宾分享为甲方汇报PPT要点

  我们把刚刚这段话和设计产生关系以后,大家可以发现涂颜色的地方都是空的,都是虚的,或者是都是我们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是我们做设计执笔的时候做方案最重要的,而不是看得见的。看得见的是共用,看不见的是气,是流动的状态,我们目前的专业水准叫交通动线的空里面,实际上我在做方案的时候更关注的是空,或者是虚。当然我在这个里面又延伸出一个话题,我们所有执笔做方案的时候,我们在拿到一个平面图的时候,我最需要看到的是把里面所有的没有共用的空间全部砍出来,因为它没有共用就可以承载情怀,因为它没有共用就可以承载空间里面器件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比如说在没有共用的地方我们会放一个雕塑,在没有更多共用的时候我们会画一个装饰艺术品,因为它承载了你对这个空间理解的状态和思考。

琚宾解读未来材料的探索

  X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没有共用的空间,我们叫做虚的空间,模糊空间,他会在里面形成你所有走动,心理的变化。就是设计当中,心理的变化全部靠一个模糊空间直接贯穿和连接来形成心理的变化。这个心理的变化穿起来以后就是一篇文章,就是你要做的平面图里面最有魅力的地方。比如说我们去洗手间,去厨房到餐厅之间,可能我们不是直接从厨房到餐厅,我们会中间设定一个模糊空间,这个空间怎么做,就是我们设计师在做设计思考的时候先找出来的第一要素,就是所有的模糊空间也叫边界空间。

  下面我会给大家解释边界空间,刚刚我讲的是我们眼睛可以看到的界,落在设计上我们怎么去做。实际上在我们心理的层面还有一个界,是对自我的认知。我们界定自己是一个建筑师,是一个室内时间设计师,或者是摄影师有意义吗?完全没有意义,因为这是我们自己贴的,我们心里面不可以有这个边界。要懂得让自己心里面内心深处时刻突破你给自己设定边界的时候你就会户去探索未知,会选找那个不确定,那个不确定对我们非常重要,对我们设计重要,对我们人的状态也很重要。这个话就相当于昨天讲的保持年轻,谈恋爱,我认为这个也是这个道理的。

琚宾分享PPT用图的准确性

  中界合在一起以后为什么用一个“观”字,我认为是我当下的一个观念。这只是我看待设计,看待问题的一个观念,在这里面我分三个部分,接下来给大家讲这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面向传统的设时候,复杂性。面向传统面向文化我们一定是复杂的处理方式,这个在书里面也可以看到我们对文化的时候一种状态。左面这个异质性是我们面对当代的时候一个思考。右面是背面性是面向未来的词语。背面意味着矛盾,意味着极端,意味着诞生艺术家思考的方式。艺术家思考的方式是彩色不一的结果,就不可能有重复,有重复就是产品。

琚宾分享灯光系统案例

  背面性所有给你的力量都是为了促使你具有艺术和矛盾的状态,因为你懂得了用艺术和矛盾的状态在做设计,你就永远能够懂得突破自己。但是所有的每一个层面不会独立存在,比如说这个空间里面就是没有文化只有自然,这个不存在。只是说哪个优先,哪个占百分比较多,比如我在做一个空间的时候可能在文化上更突出,在空间形体关系上是占的较少的,但是他们之间都是属于相互交叉在一起形成关系的。我们最重要解决的问题是当这三个合在一起之后,我们中间红色的地带是我们要寻找的,因为那个时候那个地方就像一个混血儿一样,混血儿是最美的,因为是杂交的。

  海洋和陆地中间有沼泽地,它是孕育很多不确定,很多生物在沼泽地里面生殖,因为是在两个边界之间的模糊地带,我们要寻找的,要设计的,从我们看得见的层面,从我们看不见的层面我们要要寻找这个边界,模糊地带,非常非常重要。

琚宾分享灯光系统案例

  下面我讲第一个我们面向文化,面向传统,我们在复杂性里面是怎么思考的。当然文化我们就会面对东西方文化,会面对我们自身文化之外的所有的文化方式。我先给大家讲几个重要的词语,如果从文化的角度切进去看的话,我认为复杂性是一个超越界线的,有三个词语很重要,艺术美学,结合美学和气质美学。艺术美学我认为它是属于古典设计范畴,就是在我们以集权,皇权,掌握最多能量的时候,所创造出的所有的辉煌,可以把艺术发展成一个领头,比如说一个皇帝给他建一个宫殿,他可以集所有人的资源去做,可以让达芬奇帮他画画,可以让米开罗帮他做雕塑,因为这个都可以承载艺术美学所能承载的高度。

  实际上我们当下的设计,我认为在中国,包括现在的甲方群体,我们公司的项目80%都是结合美学徘徊,结合美学是什么概念呢?比如说我现在跟甲方讲,我的设计方案里面这是一个东方的,因为我是从故宫的太和殿的屋檐下面找到一个陡孔的关系,或者是屋檐下面找了一个形体,我把这个形体经过了变化,变成了现在的关系,这个关系是简化的,我们统称在结合美学的思考。不管是说法,不管是思考本身,不管是图形结合的提取,我认为这都是属于结合美学的范畴。这个是我们做项目很困惑的,当然我更想突破结合美学,因为它的视觉关系还是落脚到你可以看得到的模块。

琚宾分享设计师的技能

  最后一个是我最希望的,也是最想看到的气质美学,就是你走到一个空间,进去以后走一圈出来,你没有看到任何和中国有关的东西,但是你闭上眼睛呼吸,就可以感受到进去的是一个中国的空间,或者是进去的是一个日本的空间,因为它里面承载的是空间本身,空间本身所维和出里面的空气所散发的美是气质美学。

  气质美学我举几个例子,从这些作品里面都可以看到气质美学所给予他们的力量。我们公司在做这个方面的一些内容,这个是我们做的样板间的项目,我经常会听到大家问我们怎么样来做这些系统,实际上我在做这个系统是在8年前,我去看客户的时候还没有想到要做一套这样的系统,去了日本回来我就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愿望,就一定要把这些建筑师,他们在做项目的时候一套系统应用到我的设计里面。这个系统可以直接对接各种空间,思考完以后落给你一个国内设计院,但是正套系统已经给他了,对材料,对灯具,对应用,对空调末端,所以这个就促使我开始模仿和学习。

  学习他们在空间当中是怎么样去做这个系统的,是做凹进去的?还是做漂在空间当中和建筑本身结合起来的装饰线?我在思考这个问题。这个项目就是我们1.0版的,后来我们又研发2.03.0,相当于宝马汽车公司研究的车灯,从2.5公分再研究2公分,再研究1.5公分,就是不停的在你的项目里面去用,用的时候总结一下,如果时间久了,经过沉淀会形成一套系统。

琚宾分享设计师需要关注的面

  实际上我们对传统的继承不是感官上能够触及的形态和建构,不仅仅是建构方式集合美学的当代处理,我们更应该继承生活方式、习惯、审美意识、感受性、情怀,我认为这个看不见这个最重要。生活方式怎么继承?每天去打麻将和夜总会能继承生活方式吗?我们当下的生活方式没有好或者是不好,只是有没有适合,或者是有没有真正的到一定年龄以后沉淀下来的思考。还有我们的审美意识,审美意识是在任何历史时期容易被感化也容易被沉淀的。

  这个是我们在原有的基础上,我们在天花上又开始做了一条线,接下来的项目我们做了两条线,一条是有钢边一条是无钢边的,最简朴的就是最华丽的。我们用这样的关系做一个空间,天花上处理的装置结构和东方的呼应和对换。传统给了我们两个相辅相成而有被动的界面,一个是实的我们能够看得见的,一个是虚的我们需要去感悟的,或许虚对我们更重要,就是我讲的空。这个和我们刚刚那个又不一样了,它的这个空间里我认为玻璃的设计更多,所以我们怎么样去界定,从我个人的体会里面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线艺术,只要理解了线也就懂得了中国,因为我们从书法,绘画都是和线有关,我们都用了一支毛笔,比如说这个线非常的刚劲,这个线非常的柔美,都在说这个关系。我们对线的理解的这种思考和我们空间本身参与语言,产生对话,产生转换,我相信它会产生新的魅力,特别是和我们现代设计产生关系,这个是我理解的第一个对东方很浅显的理解。

  

琚宾分享设计师需要关注的面

  我理解中国的文化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我们没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很复杂的或者是让你去解读的房子。因为中国的房子都是最简单的房子,就是一个矩形,非常正统的,但是我们以前的房子里面有优越的室内设计吗?我从来不认为里面有很好的室内设计,因为他没有把这个思考放在这个里面,他把所有的思考都放在了模糊和边界地区。比如说房子,亭子,院子,最后有房子。比如说一个亭子做上门就是房子,所有的精华都在屋檐下,就是介于室内和室外之间,都在一个边界的地方,都在一个模糊的区域,所以我们纯粹去界定室内空间或者是户外空间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关注中间的这个模糊地带,比如说屋檐下,还有门扇本身的处理方式,这个代表我个人的理解。所以基于这个理解,我在我们设计当中,如果我们和东方文化产生关系的时候,我就会从这个里面去寻找气质,寻找集合都会给我带来启发。

  我对在这个空间里面所有的艺术品是我每个项目思考的重点,我们公司的项目里面墙上挂的每一个东西都是由我来把控的,因为空间的气质直接对应这个艺术家背后的思考。甚至一个空间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挂一幅画这个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我们应该用一个更简洁的方式。我给大家讲一下这个是我们在三亚做的Arenaa酒店,这个酒店是一个有故事的项目,之前Arenaa新加坡集团在他们的思想意识里面就没有计划会找一个中国的事务所来做,所以我用了一些中国人的方式和他们接触,像贝律铭先生就很懂得用中国人的方式,他和路易斯康共同接一个项目的时候,路易斯康对待甲方是他在那边继续画图,甲方去找他的时候要跨着图纸找他,看见他之后他就扭过脸打一个招呼来了。但是我们的贝律铭先生不是,我们是东方人,他会懂得东方的智慧,他会热烈欢迎你,用一种方式和甲方得交道。

  

琚宾分享设计师需要关注的面

  我们这个项目经受了一些坎坷,我经常讲中国的劣根性往往就是自己的人毁在自己的事情上面,我到现在的体会也是这样的。后来我们就直接让我的朋友直接找到ArenaaCEO,他去香港我也到香港去和他直接见面,见面的时候就讲了一下我对东方、对度假、对当代设计的理解,他听了以后非常感兴趣,也出乎他的意料,接下来一系列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后来确定可以给我们做一次概念汇报。我就带着我的团队用两个半小时做了概念汇报,后来去新加坡做了第一次陈述,当然我能够想象到当时面对多少挑战,我最终还是很开心,他们认为你们的方案也是可以继续做了。

  在现场9个单位,有6个单位是新加坡的,听到他们掌声的时候我是非常开心的,这个是我们做的第一个Arenaa项目的过程。有了第一次之后接下来就会比较顺利了,包括我们现在阳朔的Arenaa,黄山的Arenaa都相当愉快的,并且我们已经上了他们的名单,会推荐我们去做他们的其他项目。我讲这个不是在说我们有多厉害,只是一个事实,就是目前的中国,目前的这个行业,目前的我们应该做什么,这个图片上面的问题靠什么方面去解决。我认为我们在座的都应该去思考这个问题,这不代表使命,代表的是自己的内心。

  这个是我们的一些空间的图纸,我们也是试图在度假和东方之间找到一些思考,比如说在接待厅的思考,然后水上中心,地上冒这个烟,这个我跟他解释了很久,他不知道我们在中国以前的时候这个熏香的关系,而且当我汇报的时候我给了这个词语叫“龙凤呈祥礼仪天下”,我一直没有给法国人解释清楚,为什么中国人一定要礼仪天下,为什么天下是你们的,这个很难去解释。

  

  琚宾分享用词的准确性

  唤醒我们对艺术的敏感,敲打我们对哲学的思考,致力对技术的创新,我认为这个是我们在设计当中每天面对的事情。这个是我们在重庆的项目,我非常肯定的告诉大家,这个是我们在集合美学下的一个演绎,大家看一下我们对东方的屋檐侧边的应用,对格子的应用都在这个里面。懂得倾听自然的声音,懂得体会生活的智慧,懂得完善人格的自觉,在设计上就会懂得朴素的价值,精致的意义当然还会感受到淡淡的奢侈,我认为奢侈应该是淡淡的,而不是显性的,不是标榜的,这个需要我们静心之后,最重要的是人格的本身。

  这个是在青岛,这个建筑是一个英国的建筑,我们公司现在的项目基本上都是从一块地开始的,现在给我们单独做一个室内的项目已经非常非常少了,而且我认为那样话,他不足以发挥我们已经积累很多年的事务所的优势。比如说我们对于酒店,对于地产开发当中的户型,当然包括金帝和中建他们把他们的研发放在我们公司,以及万科把他们最新,今年要推到市场销售的最新方式放到我们公司,都有一个思考在里面,就是我希望我和我的团队是一个思考的团队,是一个和项目产生关系以后可以让价值实现商业背后还要一个更多,更深的状态。

  比如我们在研究一个城市里面,垂直高层住宅里面,怎么样和东方人的生活产生关系,这个是一个命题。这个是我们在2008年的一个项目,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节制,我就一个项目里面实验一种方式,样板间最快也最有效,所以我们的甲方有一段时间都变成了我们的小白鼠,包括现在还是,我们在不停的实验,当然这个实验是基于整个公司的控制以及流程,以及成熟方案,设计师对这个方案的掌握,你具备了驾驭的能力以后。

  对于陈设来讲,我们更希望把它称为生活美学,我们现在做的样板间这些从我内心来讲我认为都是装的,我上一次讲到我们装修,我们应该把装字去掉,我们只修就可以了,修道,修养,我们不装,但是这个阶段不行,不装就没有客户了,所以我们现在这些空间里面都是装出来的。这个装里面也分了很多种艺术层面,就是怎么样懂得在一个界面里面用不同的物,中国讲格物致知,怎么样用物的本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场组合在一起,诉说空间的气质,这种组合关系和墙面上所挂的艺术品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气质,以及空间本身在设计当中所思考的点要一致,要相互呼应,包括硬装上面的花和抱枕上面花之间。

  所以设计这个事情,如果我们用唐诗宋词来套的话,我认为也是非常的哲学。去参加米兰展的时候我提出过,我们现在去米兰的状态更多的是去一去,学一学,走一走,看一看,做一做可以了,不要带着任何的使命,不要回来以后标榜的太高,摔下来会很痛。中国有几个词很关键,第一个是气度,第二是气韵,这两个缺一不可,我们和日本不一样在哪里,比如说日本的静是寂静,中国人的静是动中带静,动就相当于我们的太极拳一样,有一种力量在里面,看上去是静的,这个是我理解的中国和日本之间的不一样。

  但是,如果我们回到我们对设计的理解,如果我们对唐诗和宋词有一个很好的了解的话,我觉得作为中国的设计,第一甲方喜欢面子,非常非常喜欢豪华,我们更多的还要是细腻的呵护,我认为所有和面子有关的事情,和场面有关的事情都应该可以用唐诗来形容,磅礴的气势,唐诗里面所展现出来的度,我们所有的细腻的,需要去触摸的,很柔美的,精致的这些都可以用宋词的委婉来解释。所以如果我们没事多读读这些,再联想我们的设计是一样的。

  刚刚我讲的第一个部分,面向文化,我们怎么做东方的,接下来我们给大家讲一下我们怎么做西方,对西方我不排斥,但是兴趣不大,为了公司的发展我们中间也做了一些研究,我认为这个研究是相当浅的。这个是我们做的一个让我最痛苦的一个项目,没有比这个项目更痛苦的了。这是一个伊斯兰理念,它是一个有意无意的和我们当下的设计产生关系,因为我们所有的古典,我们现在去参观前人留下的几个,第一皇宫,第二寺院,第三墓地,我认为聚落是另外一个范畴,这些都是古典意志,古典意志意味着对称、秩序、韵律。

  阿尔汗布拉宫刚好把这个东西打散了,就让我联想到科布西对于一个传统平面之后,这个平面是对称的,中间把这两个柱子转换成了有机对称,有机对称就意味着它不是传统对称,不是一定要一对一的对称关系,阿尔汗布拉宫具备了这个魅力,它里面又是一个皇宫,但是在其他的区域里面它又是一个非对称,我认为当时他们在建造这个建筑的时候是无意的。我们经过现代的教育洗礼之后,他是美的,所以我们应该去学习看一看。

  基于这个我们甲方要求我们做一个以阿尔汗布拉宫为基础的空间,最痛苦的是因为陈设,因为我们实在买不到这些东西。这个是我去救火的一个项目,摆完了甲方的领导都去了,结果一看不对了,这个项目我们公司赔了很多钱,又去买了很多东西。所以我不认为我的设计理念会剥离掉我们的传统,我也不认为我做不好这个意义空间,因为这是专业的备份。

  X

  这个是我们另外一个项目,我认为这个项目可以很清楚的告诉大家我们公司团队的关系,比如说我们对于绘画,我们对于艺术,我们公司的这种方式,我们对于空间硬装方面的收口系统,我们用莱特的一套方法,就是把空间的收口系统漂浮在空间当中形成美的秩序,当然我认为做的很浅,如果做的更深一点的话,我们有可能和建筑本身,和建筑的收口,和建筑的灯具都作为一个连接。包括我们家居,灯具,这就牵扯到公司的设计部门,软装陈设部门,物料采购部门,供应厂家之间产业链的关系都要整合到一个程度。

  我用苏东坡评价吴大志的一句话“出新与法度之中”来和莱特形成一个关系。为什么叫法度之中呢,我认为当一个设计师不给你要求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去做设计,就没有要求,这个是非常可怕的,但是也是我渴望的。大家看一下莱特,莱特的建筑里面,所有的中式线的美和他空间本身的关系是一个完全匹配的,我认为我们理解是非常浅显的。这个和刚刚东方的关系不一样,这个线的收口都是浮在这个线的上面,所以我经常跟我们甲方讲,我们不做豪华,我们做贵气。

  我刚刚讲的所有都是和传统产生关系,和传统产生关系意味着和人类创造的文明和文化产生关系,接下来我给大家讲的是意志性的,设计形态是什么,就是我对当下设计的思考。我们这类设计都是游离在文化之外,我们直接用一个手法面向自然的形体,面向一个花朵,面向一座山所呈现的设计思考。它是一个艺术的情本主义和艺术的理本主义,所以最终合在一起就是结合。意志性是一个什么词语,它是一个生物学词语,就是当你把一个矮细胞植入到一个健康的细胞里面之后会形成裂变,会把这些细胞打散形成一个新的细胞,这个可以解释我们当下建筑的形态为什么会这么多。

  我们做深圳的美术馆,这些里面就是几何的关系和形体,更多我们可以联想到和自然的关系。设计师都要受到墙的限制,实际上我们在设计什么,我们在设计这个墙用一个木头来做,还是用软包,我认为那个设计是我们最基本的设计,我们更多思考的是里面的空气所散发出来的气质才是我们要做的。要思考就需要什么?需要的不仅仅是设计的手法,更多的是一个沉淀,是一个文化沉淀之后的思考,或者是我们面向自然时候的感动。

  这个是我们做的一个高尔夫会所,我用在高尔夫球场里面上面线的美,我们用这个关系做了一个空间。实际上设计师怀揣着某种情节,做设计不一定看市场的本期反映,而应招眼与长远的朴实性理想,并且每个设计师坚持这种追求,市场的品位,对设计的认可度接受度就会不断的提升,我们就会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我们的产业链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进入良性循环,因为我们设计师自身的个体还没有完善。

  比如说我们和材料,我们和下游企业的关系,这里面讲一个小故事,我前年的时候在深圳的洲际酒店宴请了我们所有的材料供应商,在上面我跟他们讲,我非常感谢你们,一直给我们无偿提供材料样板,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因为每一次材料样板都是你用了,又没有厂家后期跟进的时候,别人是义务帮你服务的。当然我还告诉他们一个原则,就是我们公司不收你们任何一分钱的回扣,你们不可以给我们回扣,当然有一点我要知道你们最低的价钱,因为我要知道你们最低的价钱,你们的工程价,市场价,这样我就可以在甲方面前,在会议桌上告诉他们我们公司设计的造价是可以做假的,因为我们现在服务的都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成本要求是第一要素,就是你绝对不能超支。

  这些要求你有强大的物料团队去支撑,而且物料团队的价钱你要非常的清楚。这个是我们在深圳的海边做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我把里面的动线,平面全部都做完了,怎么走,怎么进去,然后给到了香港的事务所。所以最终室内设计一旦做久了,或者是做到最后,你可以掌握话语权,而且这个话语权一定在你手里面,因为你在会议上所有的思路和思考都可以结合甲方的要求,而且把这个事情解决的很圆满。这个是海浪,这个海浪我认为是很自然的形态,是面向自然之后的思考。

  当然,我们设计师在做设计会积累经验,我认为是一把双刃剑会扼杀我们的团队,这个是讲给我自己的,也讲给在座的工作很多年的设计师。我刚刚给大家讲的是面向自然,比如说海浪来做,或者是用一个高尔夫球场的玻璃线来做项目。

  最后我给大家讲的是背面线,它是对传统主流设计的游离和突破,以前卫和先锋的姿态指向未知领域的探索,但是它并没有和传统产生决裂。给大家讲一个让我比较纠结的项目,我给大家讲一下这个过程就知道我为什么纠结了。这个是我们做的一个教堂,做这个教堂的时候这个方案不是我给甲方的方案,我给甲方的方案是一个非常当代的,我们到欧洲看到的教堂,里面没有任何你可以直接看到和传统产生关系的语言。当然我们一般会做两到三个方案,来应对可能会产生这种情况,我做了一个里面用集合美学处理过的思考,我们在欧洲的古典名著里面找到这个元素,然后变成了这个形状,甲方说我还是看不到古典,我还是看不到教堂的感觉,这对于设计人员是对痛苦的。

  接下来我就采取了一个策略,叫做矛盾,我们在空间里面,在非常当代的空间里面我植入一个纯正的,哥特式的元素进去,我不变化你就可以看到它。另外一个策略是我们在做的时候,我们就找来一个效果图角度看到古典的最多的画面给到甲方,他看到这个画面觉得这个就是他要的,里面有个特式的,实际上这个画面只占了我们整个设计的15%。但是大部分还是很当代的关系,这个就是非常纯正的当代。当你没有办法,纯当代的空间他不要,集合美学转换过的他也不要,我们就用这种手法来作为这个项目,这个是做好以后的效果。

  所以我在这里提到一个设计的批评,室内设计的设计批评或者是设计评论基于什么?首先基于项目本身,基于项目本身的背景,我们的甲方是谁,承载了多少设计含金量,中间有什么样的故事,最后成就了什么样的结果。难得我们每一个设计师不知道去参赛的时候评委喜欢什么?我认为大家都清楚,但是我们都要做那样的设计吗,我们都要去思考一下。所以我认为设计的批评是基于作品本身,基于作品本身背后的思考以及对背后故事了解之后的评论才有价值和意义。如果再讲的远一点,比如说一个设计师应该干什么,一个设计师带领一个团队要养家糊口,要让公司生存应该做什么,一个设计师过了这个阶段,到了下一个阶段做公司,设计品牌,他应该干什么,这个是三个层面,三个关系去思考这些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一对一的去解决,去思考。

  我刚刚给大家讲的是我的思考,我是怎么样在思考设计的,我在思考设计的时候用一个中界观的词语,是面向文化,面向当代之后对自然关系和我们公司一旦做突破的时候,他要做出艺术和矛盾,接下来给大家讲比较实际的,讲实实在在的,我们公司要怎么做设计。首先我们公司的体系和我们自己公司内部的整个体系,我们公司从运营部门一直到设计部,到施工图,物料,要软装后期跟进整个一条龙的服务是一个全流程的。我在6年时间走访了60家国际的事务所,美国的,日本的,包括香港的,新加坡的,到底中国应该有什么样的事务所,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子里面,我们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事务所才能够在中国层面上,我认为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一直在问自己的同时一直走到现在,我还在增长,也在矛盾,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自己除了把设计做好,还会考虑到一个公司的运营,管理。

10秒填写,免费获取三套设计方案

10秒发布需求,找到专属设计方案
立即
预约

省钱又省心,帮您甄选装修公司

比价格比服务比设计

预约即为您推荐三家装修公司提供免费设计

1.在线填表预约    2.狐管家致电与您沟通    3.设计师免费上门量房,提供设计方案
×
说点什么吧 0条评论
0/400
+
添加图片0/3
×